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She#(2)

OOC预警
私设私设
Code Red

窗帘的用处非常的大,分别是可以遮阳,挡光,保护隐私和收集灰尘。而对于Shaw来说,拉开一次窗帘就相当于浪费了它的用处,疏漏下来的阳光落在毛绒地毯上,映照着缓慢,平静的尘粒,Shaw觉得有必要给它放个假。
温和的暖阳天,Shaw没有来由的想去参观花卉市场,(除了一些展会以外,她都不屑一顾,甚至是自己的签售会。)
她甚至换了一件黄黑色的格子衬衫,把自己衬得朝气蓬勃的(是真的,活像刚从晾衣杆上取下来的被单)

“你可真鲜艳。”
Reese说,(如果他在场的话)
“闭嘴”Shaw的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并暗暗嘲讽自己 “棒极了好吗”

当她迈入市场时,好吧,她开始咒骂自己的矫情了。
首先是拉开窗帘,然后是莫名其妙地为某些仿佛即将要发生的事而做准备一样穿上了这个蠢死了的床单,现在自己又像是改变主意了一样想要离开。
“我还是先回去吧。”
她转身准备走出白色的漆木大门,结果被店边的细长的草扯住了视线。
好吧,买一点也不会怎么样。

“要点什么吗?”店里的卖花店员问,
“那个” Shaw指着玻璃罐子里的长杆子草,
“芒草,是吗?”店员走向玻璃罐并抽出报纸
奇了怪了,Shaw有说过自己的预言天赋吗?
“嗯,嗯?什么?不好意思?”她瞟了一眼那个不耐烦的男孩子,他正巴不得卖掉这些中看不中用的假浪漫。
“这个是吗?这个,这个?”
绝对不是巧合,Shaw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沉重,回头看,那男孩子正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怪不得。
“噢,不了。”Shaw推开他的手,向市场走去,留着后面的叨逼叨逼。

Shaw再一次后悔了,她收回自己说今天出来时非常的矫情,因为现在的她才是个傻头傻脑的高中生(大学生吧也许)
她装作漫不经心,转来转去,假装非常好奇那些朝天的向日葵们。
在向日葵边的人抬起头,看见了Shaw的黄色衬衫(床单)
Shaw屏住了呼吸。
但是她又埋下头去拣饱满的花朵。
什么都没发生,Shaw叹了口气。

“嗨”Shaw压低声音,她想要改变声音传播的方向。
埋头的人终于抬起头来寻找声音的来源。
黑白格子衬衫和牛仔裤,
黄黑格子衬衫和卡其裤
“你就是那个在超市撞倒我的那位?”

评论
热度 ( 22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