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She# (1)

ooc是肯定的。

私设预警,所有预警

Code Red


Shaw已经忘了自己有多少天没有交稿了,她倒是记得自己很多次抱怨不应该选择连载的这种苦差。

她现在一点想法都没有,什么都挤不出来。

她靠在椅背上,想要通过转动身体来带动椅子的转动,但她忽然想起自己把转转椅换成了没有转轴的居家椅。

桌上堆积着Shaw的文稿,吃完的薯片袋子,外卖盒子堆叠在一起,还有变质了的咖啡。

在那些正中间,有一个带碟的白色瓷杯,干净着泛着窗外的柔光,盛着有温度的茶。

Shaw决定要出去一下,去一去这个空气中残留着的干燥剂的味道。

 

Shaw大概是忘记有多久没有出过家门了,整条大街都翻新了一遍,变成了她不熟悉的,甚至是危险的地方。她凭着记忆去找在两个街区外的超市。

还好,没有拆掉。(她一路走来都觉得很多店铺都换掉了,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原来是什么。)

 

 

“说真的,Shaw,你就不能再憋出点什么吗?“

灰白色的头发在各种五颜六色的灯光摇摆下显得格格不入,像是一只闯入热带雨林的企鹅,而它的主人对面的黑色头发小个子更让他看起来像是在这种地方拎回自己家叛逆小子的老爹。

事实上,他是Shaw的好朋友,非常好的那种。

好到她拥有Reese家的钥匙,Shaw一再强调不用,但是他还是执意要给她

“你可是我最信任的人啦,这种还是要矫情的声明一下。“

 

“不能”Shaw嘴唇挨在杯沿,将透明的带气酒精混合物仰头喝下,喉咙得到短暂的麻木。

“你能不能别再问这个问题了?“她放下杯子指着Reese,面前的人笑嘻嘻地说好。

 

Shaw没有经济问题,她写过几本哲学对话,算是在圈子里小有名气的。

至少可以过个几年的不紧张的生活。

Reese不担心Shaw没有生活费,

Shaw没有去关注自己所处的圈子了,她隔绝了自己,给Reese留了一个只能通过他的缝隙。

    

 

 

“一共62元。”

橙汁,麦片,和鸡蛋,Shaw点了一下。该死,忘了拿牛奶

“抱歉,我觉得我忘了些什么。”

 

牛奶,牛奶,牛奶

脱脂,脱脂,脱脂

“嗷!“

Shaw只觉得脑门儿一阵热,好像是撞到什么了。地上散落着盒装苹果汁,全脂牛奶和小熊软糖,和一个穿着条纹衬衫的棕发女子。

“十分的抱歉。”Shaw伸手去拉她,她自己却站起来了,开始拍拍裤子,Shaw只好开始帮她捡起东西,顺便看了看她,棕色的瞳孔和高挺的鼻子,“没关系,”她大概是感觉到了Shaw

的目光, “你还好吧“

二十五、六岁

“是的,我还好。“Shaw摸摸鼻尖。

等等,小熊软糖?!

面前的人歪着头,松了一口气,回了一个微笑。

好吧,不算太坏。

 

Shaw抱着纸袋回家,装着橙汁、麦片、和鸡蛋。

Ah,Damn!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