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Queens (2)

 “请告诉Root陛下,她‘真诚’的求和信让北极光仍觉得危机四伏。”Control看着Hersh手中的羽毛笔不停摆动。

“除非这个Samaritan真实存在。”

Hersh加上了这句话,等待着Control继续发令。

“然后该死的Thornhill会与Samaritan一同变为我们的国土。”Control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猛然看见Hersh在这句话后打上句点。

“不,不是这句!给我重新写,你想引起战乱吗?”

 

“陛下,北极光回信了。”Reese拿着信函走进宫殿大门,Root埋着头,并在他进来时摆了摆。

“真是太好了,念来听听,我们的‘盟友’是否同意。”她一手撑着王座扶手,看着刚刚染好的手指甲。

“尊敬的Root陛下,我们十分惊讶于您的求和信,它过于真诚以至于我们为您带来一位忠诚于两国友谊的大使以促进我们的彼此信任。”

Reese皱了一下眉头,继续念道。

“但是我们仍在猜测Samaritan的真实性,所以请务必让这位大使了解到威胁我们两国的消息。若您愿意,我们欢迎贵国的大使来访。”

Root听到这里,忽然站起来,她酒红色的丝质长裙拖在地上,随着她来回走动的步伐摆动。然后她站住了,“她很聪明 ,但是不够聪明。”

 

王座后发出一声轻咳,Root眼睛亮了起来,走了过去。她的手撑在轮椅上,凑到Harold耳边“‘她’认为怎么办。”

短发男人被这个亲昵的行为弄的脸红了,他低下头。“陛…哦不,我是说Root,事实上她没有带来任何消息,我认为您应该自己做决定。”

Root笑了一声,然后将Harold翘起的短发抚顺了“没事的,我们的女孩需要静一静。”

她走向Reese,(她变得兴奋起来)“让你的得力干将去北极光,随便带来一点什么。”顿了一顿,又说“顺便让Cole做点好的来接待我们的贵宾。”

 

Shaw听见自己的肚子在叫,整个自己都在咆哮。她不喜欢骑马,为什么就没有一种不会让自己的脚悬吊吊的单人交通工具?

一个小时前她还在自己的小木屋里吃着牛排,下一秒门就被踹开了

“Shaw,北极光需要你。”Hersh庞大的身躯卡在门框里,他的声音都变得尖锐。

Shaw思索着为什么不坐马车,Hersh打断了她

“你是北极光的使臣,别耍架子。”

 

现在她站在巨大的石墙前,哨兵看见了她,在塔上挥旗。

“是北极光的大使,Sameen Shaw。”

Shaw翻了一个白眼,被大声念出姓名可真是…

城门被缓缓推开,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已经站在那里等她了。

“叫我Shaw就好了”她强迫自己行礼(她可不想一个人打起来)。那人走上前向她行礼“Reese,Thornhill欢迎您的到来。陛下已经在等您了,希望你会喜欢这里的菜肴。”

Shaw抬了一下眉毛,好吧,这不赖。

 

Harold得了风寒(还是..),他因为这个而患上中耳炎,Root担心地看着他“Harry,我说过的…”、这样会影响他听见消息,(不过Harry本身就很重要)

“没事…Root,‘她’会找到方式向我们传递信息的。”Harold抖了抖,打了一个喷嚏。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