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Kill for you (4)补档

“装好就走,不要回头。”Shaw看着正在将钞票装进单肩包的Root,她在颤抖。

Shaw用枪指着被胶带封住嘴巴的男人,因为恐惧他的身体的抖动传达到了Shaw的手上,她不耐烦地用力按住他,让他停下来。

Root拉上鼓囊囊的包,回头看了一眼Shaw,Shaw一枪托打晕了男人,背起包,离开了房间。

她们下楼时,已经有警笛响起。

该死。

Root从来没有觉得那声音刺耳。

Shaw拉过她的胳膊,带她拐进了小巷。

她们躲开了警察,从两墙之间穿过,垃圾桶里是黑色的套毛衫和滑雪面具。

Root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她却开始兴奋起来。

 

Shaw快速带上门,将包甩在地上。她脱下外套,只剩下黑色的背心,她要去洗个澡。

Root坐在沙发上喘气,街道上的警笛渐渐变小然后消失。

她打开了角落里的电视,屋子里除了电灯唯一通了电的东西。

新闻里,有Shaw模糊的身影

还有她的。

她原本平静下来的呼吸又变得急促。

她和Shaw在一起,完成了Shaw给她的任务,Shaw想要做的事。

“警方暂时没有嫌疑人的线索。”

 

Shaw出来时,Root靠在沙发上,胸口的起伏告诉她她已经睡着了。她想了想,将她抱进了卧室。

*

You gon’ make me a believer

*

Shaw感觉到了,自从她把Root领回来时,Root就对她有无理由的信任。

任何事情,无论对错,Shaw。

仿佛自己就是Root的信仰。

她有点喜欢这种感觉,她竟然可以开始放心的将后背留给Root。

Shaw也可以保证,她的计划里永远都在Root身旁。

*

Shaw难得没起早床,她躺在床上,望着有点发霉的天花板。

Root已经做好了早饭,皱巴巴的麦片,尽管她很小心地不要发出声音吵醒Shaw,Shaw已经醒了,她能听得出客厅里的人的动作。

 

Root看着Shaw从房里出来,今天很不一样,虽然看自己的眼神还是冰渣一样,但是她爱这种眼神,甚至出现了幻觉,举得冷漠中夹杂着一点怜悯。

Root等着Shaw背对她享用早餐,但Shaw走过了自己的座位,朝自己走来。

Root的反应是没有意料到的,她从来都没有想过Shaw会向自己靠近,她甚至能闻到Shaw身上硝烟混合酒精的味道,那是她迷恋的。

下一秒,它就被口腔中弥漫的甜腻给代替。

Shaw抱起了Root撞在她们身后的墙上。她盯着Root吃痛却兴奋的表情,几乎是撞在她的唇上,撬开她的牙齿。

两个人的血液混合的奇异香味让Shaw吸了一口气。

该死的。

她抱着Root走向卧室,Root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却被摔在了并不柔软的床上。

Shaw胸口大幅度的起伏让她觉得这一切都太不真实。

“你知道吗?外面,太脏了。”Shaw伸出两根手指放进Root嘴里,搅动着她的舌头,Root唇缝挤出一声呜咽。

“这里,才是干净的”她看了看周围,带有血迹和霉痕的墙壁,几个零星的枪孔,看起来真是温馨极了。

Root感受着Shaw的手指,伤口刺痛但是她希望更多。

“他们,是坏人。我,是好人。”Shaw看着Root含着泪的眼睛,将手拿了出来,无视了Root随着手指而抬起的头。

“所以,我是谁?”Shaw轻轻地褪下身下人的裤子到膝弯,隔着内裤能感觉到湿润,她的手在入口前停止。

Root几乎要被欲望埋没,她只知道Shaw是她的信仰,是一切,她只想要Shaw,Shaw想要做的一切她都想满足。

“你。你是信仰。”不定的呼吸让Root说话断断续续。

Shaw还停留在那里。“那你呢?”

“我是你。”Root的思维能力瞬间被冲垮,Shaw伸进去的两指则是冲破她理智的最后一道洪流。

我是你的信仰,你即是我。

Baby I kill for you.

 

评论 ( 1 )
热度 ( 8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