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Orange boom#

Root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审美?

      如果没有,现在有了。

   下午生意最冷清的就是酒吧,她找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吧台腆着大肚子的卷毛酒保抬眼看着这位棕发美女,他的第二位顾客。

是的,第二位,他看向另一个角落的黑发女人。Oh Man,鬼知道他今天什么好运气。

Root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意料之中的,惊喜哦。

“I like surprise.”

“As you wish.”他将一杯橙汁推到她面前。

“No Fusco,today I wanna something special.”说着将杯子推了回去。

“Sure you do.”Fusco抬手将一小杯Vodka丢了进去。

 

Shaw扒拉着空掉的杯子,最后的一点儿琥珀色液体也被她仰头消灭。

Boring day.

“Alone?”

她抬眼看向吧台,这种甜腻的声音绝对不是Fatty发出来的。

有个女人坐在我的右边。

Shaw斜眼看了一下,卷发。

“This one’s on me.”然后一杯橙汁推到自己面前。

“seriously?”Shaw抬眉,她看清了她的脸。

“Why not try it yourself?”Root大半个身体都靠在了Shaw身上,Fusco忘记了手上的工作。

Shaw撇撇嘴,抿了一口。

Damn it.该死的美味。

“what about some thing special.”她看着Root拉着自己的手慢慢地,慢慢地往下,触碰到她的肌肤。

Too slow.Too slow

“Root.”她手下的人呼吸渐渐的加快。

“Shaw,Sameen Shaw”她意识到自己的嘴角上扬。

“504,I guess is the room.”

Shaw挑了挑眉,她觉得现在应该少说点话。

 

评论
热度 ( 20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