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Kill for you ( 9 )

“Root,跟紧我。”Shaw在下车前对Root说,背起熟悉的单肩包,那里面有足够的枪支和弹夹。
Root穿着和Shaw一样的黑色套帽卫衣,棕色的长发都扎了起来,戴上了黑色头套,只有眼睛和嘴露在外面,她紧盯着Shaw,跟着她的步伐。
Shaw忽然窜进前台,抓住一个员工,对着玻璃窗口开了几枪,尖叫声纵时响起混合着玻璃打碎在地上的声音,Root站在Shaw身后,手上的枪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变的沉重但是她还是尽力举起并开枪击中了一个保安的膝盖。
Shaw挟持住的员工惊吓过度,已经开始哭泣,Shaw拖着她并用枪口指在她的太阳穴,用枪托打晕了她,而另一个同伙留在大堂守着这些吓得软弱的员工。
Root在Shaw身前背着前进,她要确保Shaw能顺利到达金库。
大堂里的工作人员都恐惧地趴在地上,可能还有枪眼等着他们。

Shaw两枪干掉了在金库门口的四个安保,正在运钞的他们装得竟然是空包弹,Shaw不屑地摇摇头,把单肩包里的所有枪支拿出来,开始装钞。

*
“我赌这次是我的功。”
“得了吧Fusco,这话抓到了再说。”高大的银发男子轻蔑的笑,心里却狠狠捏了一把,一定要抓住这个三个月以来都让他们毫无头绪的人。

“Shaw你们得快点了。”对讲机里的人开始有点惊慌,Shaw听到了警笛的声音。
“Shit”
Root看着Shaw将一捆捆的钞票装进包里,并不紧张。

“NYPD!”
“妈的,Shaw快出来!我的兄弟还在大堂里”
“Shaw他们要冲进来了!”
Fusco抵在武装部队后方,他不想让John抢先一步。
“有一个同伙在大堂,注意人质,进入后立刻击毙。”
那人躲在柱子后,身边的人质已经没什么用了,他得赶紧跑。
“3”
“2”
“1”
这时,警察已经闯了进来,他朝着他们开枪,却被击中,他躲在柱子后面,一对多实在自不量力,他已经感觉到眩晕,直到暴露在外的肩膀再次被击中。
“目标清除。”
“我们的主角在负一楼,去围剿他!”Fusco跟着武装部队,他要抓住那个该死的。

“Shaw,他死了!他妈的!老子不干了” 对讲机那边声音烦躁,随后就是被砸碎的信号干扰声。
临时变卦,去你的。
“Shaw…”Root看着即将冲进来的警察,心里有些不安。
“Let‘s go.”Shaw背起单肩包,一手持枪带着Root往外走。
“里面的,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接受制裁吧!”门外警察大声地吼道。
“Shit.”这是Shaw今天骂的第一句脏话。
门外太多人了,逃生窗太高了,只有两人一起拉下来,即使这样,警察还是会追上。
Shaw第一次觉得手足无措,她保持镇静尽管这是她一手造成的。
“别想耍什么花样了!”
Shaw紧紧地盯着金库门,那就同归于尽吧。
这时候,自己的衣角却被扯住,她回头看着Root,她将自己领向逃生窗,在伸缩梯前,她撑住了她,拉下了梯子。
“Shaw,快上去。”Root催促着自己,并想要在其后跟上,Shaw爬到了窗上,回头想要将Root拉上来,却发现Root还站在那里。
“你在干什么?快上来!”Shaw忽然感到懊恼,到这个时候了出什么岔子?
Root的神色却越发平静,Shaw甚至看到了释然,她眼中的泪水仿佛不是为了哭泣,而是超脱于一切的安心。
“Damn…”
Root微笑着,看着蹲在窗上的Shaw,用力将梯子推了上去。
“I love you,Shaw.”
Shaw愣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Root走向大门,抽出身后的手枪。
她逃了出去,留下了Root。

“怎么只有一个人?”Fusco气恼的说,而且这个人并不好对付,“别管那么多了,击毙!”
Root躲在门口的柱子后,变换方向瞄准那些该死的警察,这是Shaw教她的。
不要留恋
砰砰砰
搞定三个
不要心软
该死的胖子警察

打中膝盖

“草,那人是疯了吧?!他不想活了吗?”
Reese躲在办公桌后,换着弹夹,他不愿相信跟他们较劲的是一个女人,瘦弱的,苍白的女人。
“等等!她好像没子弹了!”
大堂难有的寂静,柱子后面忽然传来歌声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and for what they may do.
I’ll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我操,那女人疯了!”
随即,便是一声枪响
那是Root的最后一颗子弹。
Shaw在深巷里,没有警察,已经被Root拖住了,银行里交战的声音已经停止,只是最后一声显得过于震耳。

评论 ( 7 )
热度 ( 20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