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Kill for you(6)

Shaw是完美的,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但上帝是完美的,所以Shaw是完美的。
只有Shaw才有的黑发,Shaw才有的冷酷面庞,Shaw才有的带着硝烟的手指和布满手指的茧,还有,Shaw,她本身。
I belong to the church of your name
Sing a song cause I worship the ground you walk on.
*
Root很满足,她希望每天早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Shaw,她从不做梦,因为梦是不真实的。而Shaw是真实的,所以睡眠中的场景,不是梦。
Shaw在吃早饭,她咀嚼麦片的声音放大到Root的耳边,Root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她起晚了。
但她没有听见Shaw练习射击的声音,否则她一定会醒。
客厅里的人敲了敲碗沿,Root赶紧跳下床,赤脚走了过去。
Shaw还是面无表情,没有抬头看Root,“我等会儿会出去,但我需要你去帮我办件事。”她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在Root看来这只是更加诱人的体现。
“我需要你去骗一个人,一个女人。”Shaw用勺子搅着碗里剩下的泡涨的麦片。“骗到这里,心甘情愿。”她看了看窗外,黑压压的云,马上就要下雨了,很好。
Root点点头,她不需要问为什么,Shaw不会骗她。

*
Shaw在散发着霉丑的巷子里,黑色套帽卫衣与乌云密布的天气将要融为一体,她约好了人。
没有一会儿,巷子里来了第二个黑色套帽卫衣的人,这个巷子除了野猫,只可能是自己要找的人。
“六天后,First national,是一票大的。”
Shaw挑了挑眉,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表情。
“三个人,你只需要运输,最后六四分。”
“明天,给我回复,老地方。”
然后对方走了,Shaw喜欢这种不拖泥带水的交易,但是冒险的事她不想趟,她不是担心自己,也不担心Root,Root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那为什么不?
Shaw开始顾虑一些狗屁事情,她真想给自己一拳。
*
“你刚搬来?”Root拿着麦片,其实家里还有,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便利店里唯一能买的食物,也许还有金发收银员。
“是的”Root看着站在收银台后的女人,穿着廉价的工作服,一股低劣香水气味,她不富有,但生活还过得去。
“你认识那位黑发女人?”她拿起麦片扫价,看了一眼包装,除了她没人会买这种无糖低热量麦片。
“恩…是吧。”Root拿起台上的麦片,想转身离开,忽然,想起了什么,再次转向收银员,说了句什么。
“Lambert,你今天帮我顶个班。”工作间里的男人惺忪的眼睛朦朦胧胧,只看见自己的同事走出了便利店,和一位棕发女人。
*
Shaw在房间里,等待着Root完成她的任务。
开门声和重叠的脚步声没让她失望,八秒钟后,Root将一个女人领了进来。
该死的,是那个收银员。
“还真的是你,我以为我被骗了。”金发女妩媚地看着Shaw,而Root,一脸虔诚的看着Shaw。
Shaw偏了偏头,示意Root出去。
“你的任务完成了。”

轰隆隆
下雨了,窗子并没有关上,Root看着它“哐、哐”地被砸出响声,但她不准备起身。
她需要平静自己。
雨中更容易平静,风灌进她的衬衣,吹过纹身时,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除了雷声,便是卧室里羞耻的交合声。
再清楚不过了,如同躺在雨中任雨滴敲打自己的耳膜。
Root的上帝,正在与其他人,做着本该属于她们做的事。
那是她的上帝。
上帝教我这样,我的任务。
*
Root还记得Shaw叫自己的名字。
“我爱你。Shaw”
“Root”
*
开门,赤裸的女人。
“我叫Martine,谢谢你。”赤裸的金发女,令人作呕的笑容,和潮红的脸颊。
Root,没有抬头,只听见对方穿上衣服的声音,然后离开。
Shaw出来了,除了稍稍凌乱的衣冠还提醒她刚才是现实,Root在沙发上坐得端正,白色衬衫。
“你今天表现得很好”Shaw理了理领子,站在Root面前。
“谢谢。”Root没有抬头,她只觉得眼睛涩得厉害。
*
Are you willing to do everything for me?
You don’t know just how far I’d willing to go.

评论 ( 17 )
热度 ( 23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