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Kill for you(5)


上次的干的那一笔,不小。
至少Shaw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出去找事情做了,这是Root心里一点点的小心思,她希望Shaw不要再出去了,然后她们呆在这个温馨的,发霉的地方。
“麦片没有了。”她朝着Shaw的方向,想要她做出什么指示,要她去买一盒或者几盒。
Shaw从房间里侧身看了看,橱柜真的是空荡荡,除了两个灰色的碗。
“...要我去买吗?”Root小心翼翼的声音让Shaw觉得有点烦躁。不过,今天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你呆在这里,我会去买回来。”Shaw将分装好的钞票放在背包里,然后出了门。

Root很饿,但她并不想吃什么,是一种兴奋的虚无的饱胀感,她觉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尽管那次的事情已经过了五天。
她想找找吃的,即使并不需要。或许只是想找点给Shaw。
厨房里就只有一个橱柜,还外带一个冰箱。
没有燃气灶,因为她们只吃麦片。
麦片,麦片。
只有麦片,Root从来没有那么喜欢过麦片,仿佛世界上只有这种食物,她想起Shaw在吃,就觉得这是专门给她们的。
还有纹身笔,见鬼。
镂空的纹身笔干,深灰色的。Root想起了Shaw锁骨上的纹身,Turing。鬼知道那是谁,不重要。
大概是Shaw的朋友。蠢货,Shaw才没有朋友。
Root大抵是觉得纹身很重要,她拿起了纹身笔,和角落里的颜料。

Shaw已经走了四家存款机了,她手上还有一沓,重复刚才的操作。
转账成功
她转身离开了存款机,走进了旁边的超市。
“你最近消耗麦片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收银台的金发女人嚼着泡泡糖,吹出来的粉色泡泡让Shaw觉得恶心。
“……”
“或者你家里来了什么人?光吃麦片可不好,说真的。67块4毛1”金发收银小姐把塑料袋递给Shaw,黑色套帽下一声不吭。“下次再见。”Shaw抬也没抬头。

Shaw打开门,Root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端端正正的。
Root就是这样,没什么。
她拉开橱柜,有颜料的味道。
她转身看着Root,白色衬衫下隐约的黑色线条。玩真的?
她走向Root,能捕捉到她眼中的兴奋和骄傲。拉开她的衬衫,果然,黑色的线条,周围红红的一圈。
“你在干嘛?”Shaw眸子里尖锐的寒意让眼前的人稍稍颤抖。
“…我想”Root抿着嘴唇,该死的。
Sameen Shaw
“让我记住你。”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