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Kill for you(2)

每天Root都会地下室的阵阵枪击声叫醒,Shaw从来不会关门。
翻身下床,Root赤脚走在简陋的房间。还有3发,Shaw就会来吃早餐。Root站在只有壁柜的厨房里,拿出所剩无几的麦片,全数倒了进去。混着刚从冰箱里拿出的牛奶,碗里浮着一层棕黄色的颗粒。
果然,三声枪响后,Shaw把枪甩在桌上发出重重的响声,面无表情地端过Root手里的碗,背对她坐了下来。

Root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天了,自从Shaw把她带回家。她没有看过时间,已经不需要,黑白颠倒的日夜从她身旁驶去,只有Shaw,已经适应了。
在Root心里Shaw能适应一切,她总是看到Shaw带着混合血腥味儿的伤口回来,将那个破旧的黑色单肩包摔在桌上,里面总是会有成捆的钞票。
Root先是会感到恐惧,然后她看到Shaw低头包扎伤口,没有一点后怕,眼神冷漠无光。
于是,Root也不再惧怕。
*
“Shaw”刚睁开眼的Root,看见黑发女人站在自己床边,不寒而栗。
她下意识地坐了起来,疼痛随之而来,可是她已经转身离开。
“Shaw”Root在客厅里见到了Shaw,她正背对她,看不清正在干什么,只有碗勺碰撞出的叮当声。
她没有抬头,声音也没有停止。
Root就站那里,不知道该干嘛。
过了几分钟,桌前的人起身端走了碗,Root才发现桌上还有一个碗。
“以后这不应该是我做的事。还有,不要叫我的名字,知道就好。”Shaw指了指碗的方向,然后进了房间。
*
Shaw吃完了湿冷的麦片,Root还站在桌旁,她穿的是Shaw以前的衣服,肥大的黑色T恤,和当初来时的牛仔裤,那是她唯一一条合身的裤子。
Shaw咂咂嘴,看着Root躲闪的眼睛。还是面无表情,只是咬合肌动了动,伴随着太阳穴稍稍突出。
这个表情让多数人都敬而远之,Root却看出了神。

评论 ( 8 )
热度 ( 19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