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She# (6)

Shaw没有固定工作时间,Root则是一个自由工作者。如果Shaw在电脑旁打字,那Root就在懒人椅上看书。她们一起玩游戏,看电视,或者在毛毯上看着对方发呆。

Root总会出现在正确的地方。

“她就是我的Save place."

“吁,Shaw你可真是。”Reese好像是抹了一把眼泪,欣慰得像自己的女儿终于有着落了。


于是,Shaw想要变好。任何方面。


下午的阳光照进Shaw的书房,事实上,Shaw的客厅就是书房。一切与可以获取信息的地方都被叫做书房。

”Sweetie,你的手机响了。“Root摸了摸Shaw的头,这让Shaw不得不翻了一个白眼。(当然是因为手机的原因)

她看了看手机,Zoe。

于是便很自然地离开了书房,到厨房才接起了电话。

”Shaw。“

”你好Shaw,我希望你没有忘记我们在星期六的预约。“

Damn it!

”我记得。“Shaw瞄了瞄墙上的日历,就在明天。

”非常好,一样的时间可以吗?“

Shaw捂住手机麦克风,往书房看了一眼,Root还在专注地看电视。

”是的。“

"那么明天见了。”


“Sweetie,是谁?“Root抬起头看着从厨房走过来的Shaw,她倒是没见过Shaw在那里接过电话。

Shaw没有讲话,(这已经足够让Root猜出点什么了)

“有什么你没有告诉我的事吗?”她歪着头,蜜色的眼睛盯着Shaw。

“Zoe,我的心理医生。”Shaw没有抬头,她不想看到Root消极的反应。

“Well,okay”Root耸了耸肩,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没有生气?”Shaw确实没有想到,她以为Root会沉默然后起身离开,或者给她一个“我们不合适的理由“结束这段关系。但是Shaw没有自负到那种认为Root会若无其事地接受这件事。

”我为什么要生气?“Root反到是回问。

”心理疾病什么的..."

“都不重要,Sameen你是希望我陪你一起去吗?”阳关照着Root的棕色卷发,反射的光让Shaw有点昏昏欲睡。

然后她就被拉到毛毯上,细微的清香让她舒适。

”并没有什么,Sameen,没有人是完美的,我当然不介意。“


”放松,你只需要回答几个问题。“Zoe的钢笔在纸上记录Shaw的回答,

她很紧张,感觉喉咙干涩,于是拿起桌上的水杯。Root在休息室,她能看见她正在说”没有关系的。“


“今天怎么样?”

“还好,和上次是同一个委托人”深褐色头发在夜色下泛着星星点点的光,旁边高大的人与她并着肩,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轻轻披在她身上。

”希望不是很难搞定。“高个子在灯下映得自己的灰白色头发像是落了一层霜。

”那到不至于。“

然后,他们上了车,在夜色中消失。

评论
热度 ( 13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