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She# (5)

Root还在睡觉,Shaw已经起床开始做早饭了。她不得不承认最近的日子过得非常平和。

她出去买东西,定时写稿子,和Root一起做饭,看电视。

“是是是,Relationship。”

“我没有逼你承认哦。”

她是多久没有发展过一段关系,在这之前,关系被她定义为可以暂时睡在一张床上然后满足对方需求的。(在作家的认知里,她知道自己是非常清楚真正定义但选择回避的人)

或者在Root之前,她甚至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Root给她带来的延伸的“关系”让她非常舒适(Root也是这样觉得),所以没有停下的必要。


但是她有余悸,因为在Root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在看心理治疗师(或者是心理询问服务,如果这样听起来非常正经的话。),Shaw很想保持两人之间的信任程度,她不得不承认她担心这会影响到她们。

事实上,Root应该是不会在意这些。Shaw没问过,她们只交往了不到一个月,但是她就是这么认为。


“你可能听说过,但是这些问题在我这儿大概行不通。“深棕色发色,标志但不保守的职场装.。

“我并不了解。”Shaw手放在大腿上,她穿了浅蓝色的衬衫和牛仔裤。事实上,房间里的空调让她觉得有点热。

“那最好不过了,你可以叫我Zoe,或者你有更好的想法。”Zoe拉开了Shaw对面的靠椅,坐了下来,顺便理了一下裙摆。

“没有,Zoe。”Shaw摸了摸鼻子,干燥。


Root靠着Shaw的肚子很享受地在看Shaw喜欢的节目/

“换个台,Shaw。”

Root转过头仰着看Shaw,恳求她做点什么。Shaw看见了,换了一个有奖竞猜。Root意料之中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抬起上半身搂住Shaw的脖子,轻轻地亲吻她。Shaw笑了一下,满意地关掉了电视。


“Shaw,我希望你能真实地回答,而这能保证我们的效果,可以吗?”

Zoe看着Shaw点了点头,便开始了问题。

“你最近在做什么?有新的小说灵感了吗?“

”是的,有。“Shaw很简短的回答,她看见Zoe笔尖在纸上跳跃。

“进行得怎么样?”Zoe抬头看她,Shaw理了理袖口。

“事实上,很好。“Shaw眼睛的明亮让Zoe很满意,是真实的。

“我很高兴你能告诉我,那么Shaw,你现在有伴侣吗?”

Shaw眨了下眼睛,微笑着看着对方,Zoe也同样微笑着看着她。

“坦诚相待是吗?”

“是的,没有。”


评论
热度 ( 15 )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