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ry

Oh lord forgive my weary hands for what they may do.I carry out her evil plans If she wants me to.

#Fear

“你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吗,Ms Shaw.”Harold 直挺挺地转过背,他面前的屏幕还在疯狂运作。


“你得害怕,就算你不,在乎你的人会。”Root难得严肃的脸就出现在旁边。

Shaw当然怕,只不过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已经习惯了。就像胃里的橙汁儿,酸涩的,沉甸甸的,令人作呕的。

可是她现在又有什么好怕的?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曾经的她疯狂热爱那份充满刺激的工作,随叫随到的食品供应,令人心情愉悦的朋友(Bear),比较可靠的合作伙伴,一个隐形富豪,局子的后门,还有一个无所不能的上帝,她的确很满足,也害怕失去这一切。

Shaw有天出任务到凌晨,她醒来的时候是正午,窗外除了光,什么也...

2018-07-30

#Rising Sun

"疯了真是。”Shaw低吼了一声,手上还拿着Root给她买的热可可“谁会在这种时候出来?”

“我们啊。”Root焦糖色的眼睛提醒着Shaw刚刚吃的方便焦糖松饼“她说号码会在五个小时后进入这栋住宅。”

“那也不至于凌晨三点就在这里!五个小时!”Shaw瞪着Root,她的小心眼她不想承认的熟悉。

“但我们一点也不无聊Sameen。对吧,五个小时,我们可以看见整个城市如何运转起来的。”说着Root晃了晃自己的棕发,在路灯下格外耀眼。

“我不在意”Shaw顿了顿(她不想有什么歧义)“Root,你要是想要单独出来可以直接说。”

“你最了解我了Sweetie。”然后Root向她眨眼,转...

2018-06-26

#Queens (2)

 “请告诉Root陛下,她‘真诚’的求和信让北极光仍觉得危机四伏。”Control看着Hersh手中的羽毛笔不停摆动。

“除非这个Samaritan真实存在。”

Hersh加上了这句话,等待着Control继续发令。

“然后该死的Thornhill会与Samaritan一同变为我们的国土。”Control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猛然看见Hersh在这句话后打上句点。

“不,不是这句!给我重新写,你想引起战乱吗?”


“陛下,北极光回信了。”Reese拿着信函走进宫殿大门,Root埋着头,并在他进来时摆了摆。

“真是太好了,念来听听,我们的‘盟友’是否同意。”她...

2018-06-12

#Queens (1)

如果完美的君主存在于想象之中,那么TM是在现实中不存在的国度。因为Root————那位享有“女王”称号的统治者,是完美的。

说Root一点瑕疵都没有并不是夸张的话,或是任何修辞。没有缺点的圆滑、光洁。

她从北极光国上夺回统治权的大地上,她的子民,为她欢呼、祈祷。尊敬她,仰慕她。以她为信仰抑或捍卫她。即使她是个女人,上帝一定非常偏爱于她(这么说来,她一定是爱自己的,因为她即是上帝)。

“陛下,恕我直言”忠臣Reese已经五十岁了,他任何一根花白的头发都没有违抗过Root。他也坚信着,Root,这位救下他深爱的人的国君是信仰一般的存在。

“是的,我亲爱的Reese”Root转向他,她棕色...

2018-06-11

Kill for you (4)补档

“装好就走,不要回头。”Shaw看着正在将钞票装进单肩包的Root,她在颤抖。

Shaw用枪指着被胶带封住嘴巴的男人,因为恐惧他的身体的抖动传达到了Shaw的手上,她不耐烦地用力按住他,让他停下来。

Root拉上鼓囊囊的包,回头看了一眼Shaw,Shaw一枪托打晕了男人,背起包,离开了房间。

她们下楼时,已经有警笛响起。

该死。

Root从来没有觉得那声音刺耳。

Shaw拉过她的胳膊,带她拐进了小巷。

她们躲开了警察,从两墙之间穿过,垃圾桶里是黑色的套毛衫和滑雪面具。

Root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她却开始兴奋起来。


Shaw快速带上门,将包甩在地上。她脱下...

2018-06-11

#She# (8)

"Sameen,"Root 软软地在Shaw耳边低语,事实上,她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温柔过。

”take me."她看向Shaw,Shaw被吸引住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说出话来。

“you are the one”Shaw 搂着她,Root的清香围绕着,在她鼻尖打转。

“who save me ”她沉下身去,托住对方,鼻尖埋在棕色的波浪中。

“who cheer me”她感受到令人愉悦的窒息感,在水中,或是雨中。

  "and we are well matched."Root轻哼,Shaw的话让人赞同,她们甚至是连...

2018-05-19

#伊万之死

伊万死了,出人意料的。 警察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僵硬了。冰冷地,毫无生机地躺在床上,在干涸的血源中。那些血结成血壳开在他的衬衫上和床单上。 他父亲报的警。早上我们叫他起床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他父亲说,边安慰着抽泣的,伊万的母亲。 已经十一个小时了,法医摸着伊万露出的手腕说。 他什么时候回的家,警察问。 我不知道,我们在外面,他自己先回的家。伊万的父亲说,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早上起来还没来得及刮。 你们去哪里了,警察问,他看着伊万的母亲,可怜的,她的眼睛都哭肿了。 在...在外面应酬。伊万的父亲说,他揉了揉眼睛。 


伊万看着面前的三文鱼,胃里一阵翻滚。他不喜欢三文鱼,但是网上的视频...

2018-05-13
1 / 5

© Annery | Powered by LOFTER